鸿 网 互 联 www.68idc.cn

当前位置 : 服务器租用 > 网站制作教程 > vbs > >

风雨十年:一个老程序员的心里话(下)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时间:2015-10-15 13:38
上篇: 一个 老 程序员 的 心里话 (上) 曲折的实践之路 1.希特勒地堡与cih病毒 99年4月,我来到北京参加研究生复试。复试完了之后就不回去了,我拿着一张光盘,里面刻着我用vb和authorware3.5编的 一个 cool 3d的教学软件,到处参加招聘会,开始了在北京的

  上篇:一个程序员心里话(上)

曲折的实践之路

1.希特勒地堡与cih病毒

  99年4月,我来到北京参加研究生复试。复试完了之后就不回去了,我拿着一张光盘,里面刻着我用vb和authorware3.5编的一个cool 3d的教学软件,到处参加招聘会,开始了在北京的打工生涯。

  说句实话,我心中真是一点底也没有。北京人才济济,我一个三流大学的毕业生,又不是计算机专业的,有人要我吗?

  我在北京无依无靠,没有任何一个亲戚在北京,住成了大问题。北京这地方,钱太不经花,生活费用太高,我四处寻找便宜的地方住。后来,我在北京化工大学对面的招待所中租了个床位,每晚20元,地下室。这个招待所的地下室非常大,每天回去的时候,都要走过长长的曲曲折折的通道,加上那昏黄的灯泡,每次我都有走进了希特勒地堡的感觉。地下室里潮湿阴暗,不见天日。地下室里人员很杂,什么人都有,永远没有一种安全的感觉,所幸的是我也是个穷光蛋,光脚的还怕穿鞋的?别人能呆我也能呆,唯一让我担心的是钱,没钱,在北京连流落街头都不够格,立马被收容去昌平筛沙。呵呵,我没这种经历,这是当时住一块的一个外地要考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博士生说的(我俩居然住到了一个屋里,大家都没钱,只能挤地下室,只是他老兄晚上打呼,我可真受了不少罪)。

  日子一天天过去,袋里的钱一天天少了,但工作还是没着落,心中越来越慌,除去学费,来京时父母给我2000元,大哥资助我的1000元就是我当时的全部资金(3000元在北京能呆多久?!)。我当时订了个计划,留下500元保底,打死都不能动,要靠它作路费回家的。我当时说,一定得找到一家公司,再少的钱都干,只要有口饭吃,有张床让我睡我就满足了。

  我一共应聘了四五家公司,最具传奇色彩的是到西单附近一家公司的应聘经历。那时,我带去了我的作品,公司项目经理要看,于是我给他们演示,很奇怪,程序一打开就死机,一连两台电脑都一样,末了,两台电脑都启动不起来了。用瑞星一查,cih病毒——那天正是4月26日!于是,cih破坏了电脑主板的同时,也无情地摧毁了我的就业机会。还算老板可怜我,没要我赔。其实我当时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真要我出钱,我可能连家都回不了啦。陈盈豪(cih病毒的作者),你小子这么的聪明做什么不行,偏要去做病毒,害人害已,弄得我连个饭碗也找不到,晚上回“希特勒地堡”,把这小子骂了无数次!

  总算天无绝人之路,在我数着最后还剩余600元钱的时候,终于有一家公司要我了,做中小学教育软件,月薪1600。干了两星期,又给我在公司的仓库挪开货物,搭了个床位,我就在那住下了,庆幸再也不用到“希特勒地堡”里当冲锋队员了。每天下班后,我就睡在林立的大纸箱之中,如果来个地震,呵呵,我就埋在纸箱中了,休想爬得出来!

  我干得非常努力,第一个月工资开出来,扣掉个人所得税,我拿了1500多元。你们不知道我拿到第一笔工资的感觉!这钱在很多人眼里简直不算钱,但对于一个没工作近两年,工作也一个月收入不到200的穷小子而言,就象陈佩斯小品中所演的:“我王老五活了一辈子,还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啊!”。好笑吗?我一点也不觉得好笑。我只是心酸,我到了28岁才可以用自己的知识与技能养活自己,再不用依靠父母和兄长的资助,才真正完全用自己的力量在社会上站起来,一个没有经济自立能力的人,只能是个不成熟的人,一个躺在父母身上的人,不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我当这样的孬种当了28年!

  我找到工作后向家里写过一封长信,信中讲了我对父母平时不好意思说的很多心里话,当时,我父亲说,母亲接到信都哭了。 我刚拿到工资,马上打了个电话回家里告诉母亲,以缓解他们的焦虑,毕竟儿行千里母担心啊!父母有退休金,一再表示不需要我赡养,而我再这样不要脸下去,我还是人吗?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下定决心,从今往后,再不向家中要一分钱!今后三年读书和生活的费用我一定要用自己的劳动来获取。

  金钱带给我的激动就是在那段时间,温饱问题解决之后,金钱对我的诱惑就再没有了,哪怕让我一个月赚一万,给套房子给我,也不可能再给我带来幸福的感觉了,钱是重要的,但不能成为它的奴隶,家中不需要我负担,我一个人有吃有喝,干着我喜欢的工作,足矣!

  我在那公司一直干到九月学校开学为止。我走的那一天,公司居然还开了个欢送宴会,老板封了500元的封包给我。我真是感动。我大学毕业后在社会上挣扎求生,得到的大都是冷眼与蔑视,社会终于认可了我的价值,我不是一个只知道吃饭的废物!

  1999年9月9日上午9点,在这个最多9字的时刻,我到学校报道来了,放下行李,我坐在分配给我的床上,心中终于踏实下来。

  现在,我在北京终于有一张属于我的床了,一张真正属于我的床了,终于有个地方可以让我安稳地睡觉了。没有这段经历,我怎么体验到“安居乐业”这一个词的真实含义!个人如此,国家要做到,中国要做到,更难!


网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