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 网 互 联 www.68idc.cn

当前位置 : 服务器租用 > 网络程序脚本 > 其它 > >

程序员在囧途之“客户真的是魔鬼”吗?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时间:2014-06-24 17:43
原文来自于我以前一个甲方朋友的访谈(什么是甲方?请自行脑补),文写了好久了,一直没放出来,此次放出来给大家瞅瞅。很多程序员除了对自己上级领导“憎恨有加”

原文来自于我以前一个甲方朋友的访谈(什么是甲方?请自行脑补),文写了好久了,一直没放出来,此次放出来给大家瞅瞅。

很多程序员除了对自己上级领导“憎恨有加”外,还经常会把用户当成自己的天敌而不是上帝。我们这些用户在程序员眼里可以用不讲理、需求朝三暮四、固执己见、 抠门甚至是变态来形容,于是好端端的“上帝”就是这样逐渐被妖魔化的。不过今天我却想以一个真正用户的角度来谈谈软件建设,顺便帮非全部的“变态”用户群 体平反,其实“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2

我叫刘新志,回族男子,大学毕业后顺利的进入一家事业单位的信息科从事单位信息化工作,职位名称简称“干事”。大家都叫我刘干事,部门里还有一位同事是张干事,我们俩是亦敌亦友的好同事也是今后升迁的相互竞争者。

由 于自己热爱计算机这个行业尤其是编程,有时自己也会帮单位免费做一些辅助应用软件和小网页,无奈这些都无法产生经济效益,不过对于我来说技术成就感远高于 金钱带给我的愉悦感,而且这一点受到了上级部门领导对我的好评,我的名字在各种单位会议中有意无意的排在了张干事前头,这个意味其实大家都懂。

 

3

单位的业务逐渐庞大,于是各个业务环节的信息化建设需求逐渐显露出来,而我这个信息科技术领头人的身份理所应当的承担了单位软件和技术审核人的角色。

我 也是在这个时候接触了一些软件公司,不管是外地还是本地的,我觉得他们有一个相同之处就是各家商务人员说的话几乎是一样的,譬如他家的产品用起来如何如何 贴身、用了他们的产品能对各方面起到由内而外的保护,万一产品出现问题那肯定是用户本身没有深刻理解产品的理念造成或者就是尾款支付的不到位导致产品质量 莫名的下降;而各家技术人员说的话也是一样的,譬如他家产品的技术是绝对领先的,而且出现了Bug在他们电脑上运行是没问题的,在我们电脑上出现Bug大 部分是我们由于太脑残造成的误操作。

4

 我 作为不能代表所有用户心声的一位技术型用户特想来吐槽一番,因为作为事业单位不光在对待软件的Bug容忍度上还是软件各种款项的支付上都是比较“高素质 的”,不拖欠工款是我们优胜与企业单位的特质,当然实际上拖欠了也没啥用。而很多软件开发商在对待我们这些上帝的时候却没有体现相同的高素质。

一次,我们单位打算上一个业务系统,发布了招标意向后,估计有十来家本地和外地的软件公司表示想来面谈和介绍他们各自贴心的产品设计。

我在单位有个绰号:“刘大公鸡”。因为在我这里只看实际项目运行效果,我把对和错分的异常清楚,在我的字典里没有说情、没有糖衣炮弹这个词汇。也正因为这个绰号我被领导指定为本次项目的技术把关人。

什 么叫把关?后来我才知道其实这是个很模糊的词汇,软件如果采购的好建设的好那是因为领导眼光好,相反则是我把关水平有问题,总之说多了都是鼻涕。不过从我 的角度把好第一关是很重要的,防止一些质量根本不过关的软件混进来,一方面增加了软件采购的甄选难度,第二方面也给真正有实力的软件厂商提供相对公平的竞 争环境。

我分别给这十家有投标意向的公司打电话,目的是想通过第一轮的非正式交流来决定最终招标邀请哪几家。

我们单位一般都采用邀请性谈判,也就说各个软件供应商要首先经过我的海选,然后才能进入正式的招投标过程,至于最后花落谁家那基本上和我就无关了。不过不要小看海选,一旦连我都没看上那就是个”死”。

A公司是一家本地公司,虽然我和他们没有接触,但是据各位同事介绍他们在当地有着良好的软件从业口碑。于是我把海选的“***谈”给了他们。

A公司的一位男业务经理受宠若惊的如约而至,我清楚的看到她来的时候只带了一个巴掌大的公文包。

我很庆幸他没有带着礼品过来,否则我会让他直接打道回府。

我的前任因为在和各位软件厂商交流过程中“没有经受得住糖衣炮弹的考验”,被下放一线业务窗口了,他临走时告诉我“越巴结你的软件厂商越有问题”。

5

我信了,而且我打算坚决不延续前任的风格。

A公司男业务经理貌似是新手,在渲染他们公司产品特点时好几处连我都听出来他串词了,估计是他领导没有来得及对他进行贴身培训。

我用后脑勺告诉他:看起来你们不是很重视这个项目,事先功课做得不充分。

这时A男的表情尴尬的像只在微波炉里转僵的馒头,我估计再说重一点他的脸会爆掉。

 其实A公司的实力和水平我是很了解的,而且他们的产品不管是在售前还是售后都做的有模有样,否则我也不会第一个找他们。

只不过酒香就真不怕巷子深吗?A男的商务水平和他们的业界口碑反差太大,说老实话我很想直接把A公司从名单中剔除,无奈科长的提议高于一切,我此时开始很怀疑我的业务水平和判断能力。

打发走A男,我打电话约了B公司,这是当地最大的一家软件公司。

B男果然有大公司的风范和行事作风,说好上午十点见面,结果到了十点半一个大背头男子才姗姗来迟。

B男发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香烟品牌,接下来翘着二郎腿在我对面轰然坐下。

6

“刘科,你们的需求我们完全没有问题,绝对做出让你们100%满意的产品”大背头边说边吐烟圈,这个烟圈像张正在不断发酵的饼越来越大,直至最后套在了我脖子上。

我 很反感大背头的豪言壮语,凡是夸海口把数据描述成100%的产品必然有很大隐患,就算技术过关在售后服务上也会有踢皮球的现象,因为B公司在我的前任手里 做过好几个项目,到了维护期不是打电话不接就是改任何功能都要加钱,反正和他们标书上体现的7*24小时保姆式的服务大相径庭。

我没有抽大背头的烟,我怕抽了咳嗽咳死了没有后续保障。

网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