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 网 互 联 www.68idc.cn

一零三、人的选择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时间:2015-10-09 05:45
不出所料,即便我几乎是伴着 6 点钟闹铃醒来,还是会比 6 点钟已经开始站在水房开始“房事刷牙法”的“认真哥”慢上半个身位,屈居本楼层“男生全楼早起鸟有虫吃大赛”的亚军。不过,毫无疑问,我肯定要比“认真哥”更加早的进入战斗状态,这还要感谢我仅占

    不出所料,即便我几乎是伴着6点钟闹铃醒来,还是会比6点钟已经开始站在水房开始“房事刷牙法”的“认真哥”慢上半个身位,屈居本楼层“男生全楼早起鸟有虫吃大赛”的亚军。不过,毫无疑问,我肯定要比“认真哥”更加早的进入战斗状态,这还要感谢我仅占“认真哥”三分之一左右的刷牙时间。

 

    但是,“认真哥”的执着,真的让我由衷的感叹。

 

    从上大学那一刻起,有雄心壮志的人不在少数:每天早上起来跑步,每天半小时时的晨读,每天睡前看15分钟书……

 

    但是,就从6点钟那一刻、整栋男生楼都静悄悄的这一点来看,“认真哥”似乎是唯一的坚持者。而那段“动机不纯,为爱疯狂”的热血时刻,能与这样一位“惰性完全被信念驯服”的人一起刷牙,还真是倍感荣幸。

 

    还好,“第一个起床”并不再我的作战计划之内,每天早晚,我仍旧是自习室的开关灯标兵,每天的娱乐时间也只剩下从自习室被赶出后,回到寝室与老丛的“实况8意大利国家德比”。而整个三月份计算机课程,无论是理解还是课后作业,都完成得相当顺利,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

 

    三月份结束的时候,我已经将自己买一本《汇编语言》教材自学了一遍,各种水彩笔的重点勾画让整本书在看完后整整厚了一叠。《计算机组成原理》领先老师三个章节,《数据结构》领先两个章节,并且周末的传播系双学位课程也照上不误。在曾卓无聊地浏览杂志,李央央捧着一本GRE“红宝书”、在教室后排狂K的时候,我也坐到了教室的前面,开始听起之前觉得枯燥无味的理论课来。

 

在我看来,除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以外,“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根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天经地义的事。

 

    带着“全校最努力”的光荣与梦想,我开始不甘寂寞地多线作战,从“IT精英”的一字型人才,像思想政治书劝说的那样,朝着“T”字形人才的方向不断冲刺。我先是通过朋友弄来了经管学院金融专业的课表,找出空闲时间可以旁听的课程,这样我就可以在“自习状态不佳”的时候去补充一下金融方面的知识,权当是开拓视野。一段时间,我还曾经将“国家德比”时段改成了观看分析经济问题的《财经郎眼》。

 

   我依旧不满足。

  

   在第一节课有课的早晨,我将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短暂自习时间改成了英语的晨读,因为宋竹鹃在大学入学的英语成绩初试竟然是最高级别的4级,而我只有3级而已(在我印象里,好像只有“天哥”等少数大神是四级)。每当念及此事,晨读的意味就不再是练习口语这么简单,而是一项无比重要的自我超越。晨读的同时,我还听从了一些列“大学规划”丛书的经验之谈,每天拿出一到两个小时来巩固英语,我选择了之前一直跃跃欲试的口译。

 

   原因很简单,比较拉风。在女孩面前,也比较容易展示。(所以,别问我为啥不选笔译。。。)

  

    即便时间塞到满得不能在满,但每每想起每过一天,我的战斗值可以超过十几个潜在的竞争对手时,我的心底就雀跃不已,进而将“昏天黑地”的热血日子,用“认知转换”的方法想象成风和日丽的明媚时光。

 

    在这种奇妙的力量推动下,我的单位效能直逼我人生巅峰的黑色高三。

   

    坦白说,我很羡慕那些不用怎么用力,就可以获得取悦心上人的男生,他们有资格睡到8点半才叼着面包、拿着手机、睡眼朦胧、不被老师发现地溜进教室,他们有资格过着从游戏、岛国动作片到各种社团活动的丰富生活,他们有资格过着白天陪女友逛街,夜晚依偎在草地上看星星的甜蜜生活……

 

    但是,我从来都不羡慕,也羡慕不来。那是他们的天赋,他们当然有运用并挥霍的资格。这就像之前的人生中,总能遇到当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解不出的题目,总有人一边抠着鼻屎,一边看一样就得出结果的无奈经验……也许是他们之前私下努力过了,也许就是人家的智商比我们多出一倍还有零头……但是,那又如何呢?只要有足够汗水的付出,这种差距总是会被填补的,而且天赋是有限的,总有人比他更有天赋,但是努力却可以多一点,再多一点的无穷变量,靠着男子汉的信念不断超越再超越,通过这份热血而换来的果实,味道一定一定是最最可口的。

   

我相信,这个世间一切苦难的存在意义只有两个:一个是帮助我们成长,另一个就是衬托击败磨难后的那份动人喜悦。

   

    在这样一种信念的支撑下,这种极度夸张的热血奋斗式生活一直绵延着,持续着。而每周二晚上“音乐剧赏析”课,便是我在一周七天里(因为加上双学位,一周七天全都有课)能量耗尽时的“加油”时段。

 

    而这门“完全是为了靠近宋竹鹃而选”的鸡肋课程,很多方面都超出了我的预期。

 

    首先是讲这门课的老师——宋赛。她是中央音乐学院毕业,是校合唱团的常驻美女老师,自言是因为《蜗居》里“海藻”一角一炮而红的演员——李念的同学,完全一副“半个娱乐圈人士”的闪耀姿态。

 

课程的内容主要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每堂课一部音乐剧赏析,第二部分是宋塞的“点评搞笑时段”。结课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写一个与音乐剧有关的论文,第二种是写一部音乐剧剧本。宋塞通过“但凡写剧本的同学,成绩必将在90分以上”这种政策,极大地刺激着“混选修课学分的孩子们”的创作欲望。

  

    正合我意。

 

    第二点更加的不可思议。选这门课的老熟人凑起来都够踢一场足球赛了。

 

清哥先是拉着海达选了这门课,又把这“每节课看一部音乐剧”的诱人属性告诉给匪夷所思地交上了漂亮女友、正愁不知如何免费看电影的洪鹏。

 

   “啊?那是洪鹏女朋友?”我讶异得眼珠飞出,重重砸在满脸落寞的清哥的脑门上。

 

   “嗯,是她女朋友。”海达淡淡地说。

 

   “什……什么时候交的啊?”我想不通,想不通,想不通。

 

   “大二上学期,好像是在鸟巢那个‘图兰朵’活动上认识的。那个女生是09级的,洪鹏当时好像是他的直属领导。”海达八卦绯闻收集能力依旧强劲。

 

    “靠!当领导就是机会多……但那也太夸张了吧,那么漂亮……”我瞠目结舌,想起了大一上学期还在“校内网”上发起了“你认为陈清和李洪鹏什么时候会交到女朋友”的搞笑投票,大家纷纷选择大学应该没希望”的过往情节。

 

    真、讽、刺、啊!

 

“也挺正常吧,洪鹏那么爱社交,又是分团委,又是国旗班,各种活动都少不了……”清哥倒是乐天,不过他的表情好像在说:“我正好相反,完全是个死宅男。”

 

   “洪鹏真不仗义,都不请客吃饭。”我忿忿吐槽。

 

   “如果洪鹏舍得那份钱,估计就和女朋友去电影院看电影了吧,就不用来蹭音乐剧的课了。”清哥的搞笑功力依旧健在,但半年多不见似乎苍老了不少,头发胡茬厚厚一层。

 

    “中原,你怎么样,物色女朋友了吗?”海达的八卦上升到了鸡婆的境界。

 

    “嗯……怎么说呢,在追在追……可没洪鹏这么讲究生产效率呢!”我歪头撇嘴。

 

    “黄力和龙纹怎么样了?你们还有联系吧?”我接着问,想起了大二初那顿饭的“1319光棍统一联盟”的豪迈宣言。

 

    “龙纹好像是和前女友复合了,黄力好像换了一个吧?!”海达知道得还真的巨细靡遗。

 

    “这……这半年多不见,大家变化好大啊!”我感慨唏嘘。

 

    “就我,还是老样子啊,对不对啊,海达?”清哥自怨自艾。

 

    “清哥你成天就是在寝室打dota,要不就是打篮球,哪有时间谈恋爱啊?”海达习以为常地爆料着。

 

    “清哥学会dota了?”我讶异万分,当年的清哥可是连拳皇97都打不了4组的超级菜鸟啊。

     

而且还不愿意虚心看出招表。

 

     “清哥dota打得挺厉害的,算是大半个高手了。”海达严肃的表情告诉我他的信息绝对是第一手中的第一手。

 

    “没办法,寝室的人都玩儿啊,没办法不玩儿,玩着玩着,也就慢慢厉害了,对吧!”清哥真不知道得哪门子意,还是那个容易满足的人。

 

    “那海达呢?你没抓紧给女生讲代码的机会,顺便找个无人的黑暗角落探讨人生?”我打趣“八卦海贼王”。

 

   “没没没,我很纯洁的,学业为重,学业为重……”海达面透红晕,羞怯似醉。

 

   “达哥,你真敢说,你还纯洁……”清哥依旧吐槽,和一年前一样,“那天我还看到你和一个男生一起吃饭呢……”

 

    ……

 

    除了久违的昔日寝室弟兄外,熟悉的面孔中,还有将近半个学期没怎么见过面的金时。

 

    “哎?金时,你也选这门课啦?”我喜出望外,以为很难再见到昔日的雅典娜了呢。

 

   “哦,田导啊,好久不见……我艺术类的课程学分没修够,选完正好。宋塞不是我们合唱团的老师吗,我就直接过来选的。”金时感觉像没睡好似的,两眼空洞而无神。

 

   “……未来有什么打算啊?我记得你说过你肯定不考研……对吧?”我继续问,发现脱离电视台背景之后,和金时的话题真是越发的匮乏。

 

   “还没想好呢……”她说得有气无力。

 

   “……”

 

对了,这种“两眼无神又微微疲惫”的感觉,就是那个吧……

 

    迷茫。

    

  除了金时,饰演二期《哭泣的纯白》“怀臻”一角的吴盛琴也选了这门课,当她问起我什么时候重新开拍时,我只好以“电视台现在比较忙,腾不出机器”为理由胡乱搪塞。不过,吴盛琴是个成熟程度超乎想象的女孩,我刚说每两句,她就一副“你不用解释,我懂啦!”的从容表情。

 

   至于到底什么时候继续开机,我确实没有一个清晰的时间表。

 

   恐怕……一个搞不好……

    

   我望着窗外,已经抽出嫩芽的树枝和渐渐浓郁的春意。

 

  “中原!”一个低沉熟稔的声音将我的脑袋180度旋回。

 

  “啊!涛哥!!!我去……这门课好多熟人啊……”

 

  “好久不见了,中原!!”说话的大一试验班我最好的朋友,陶江涛。

      

  “可不是嘛!怎么样,在试验班还好吧?”

 

  “就那样呗,还是老样子,你怎么样,中原?”涛哥说话很有领导范儿,我们寝室一致认为《南方周末》每期必看的涛哥更适合考公务员。

 

  “我啊,还不错,压力比以前小一些,哈哈……”我笑笑,“你是……准备三年毕业?”

   

  “应该是吧,现在试验班里选三年和四年毕业的一半一半吧,我还在犹豫呢……”涛哥推了推眼镜,说:“中原,我发现我确实不是很喜欢电气,我觉得还是更适合经管。”

 

    “哦……还是觉得适合经管是吧?”这件事涛哥大一就和我说过,还害我和季叔提出转系时被老刘给骂了回来。

 

   “对啊!不过我没你这魄力,直接退出来了,不过,我可能考研的时候跨考!”

  

“那……那我觉得你应该还是选择四年毕业比较好吧,如果是三年毕业,那根本没时间复习考研吧?”我提醒着,但也知道周到细致如涛哥,一定想到了这种事情。

 

   “到时候再看吧,我觉得我可以试着三年考一次,如果不行的话,就再复习一年,再考!”涛哥语气决绝,好像这辈子就跟“电气工程”势不两立一样。

 

   “这样啊……”

 

   “对啊,我也得看你嫂子,她不是学对外汉语专业嘛,想要考北京语言大学……”涛哥说的是他河南的家乡女友,目前在成都上大学

 

   “那你更应该四年了!等等她吧?!”爱情,似乎永远都是两难选择的终极指向。

 

   “我曾经高考复读过一年啊,别忘了,她现在比我大一届。”涛哥一副“我早就考虑好”的模样,我只有一个劲儿傻点头的份儿。

 

   “那加油吧!”我点头,和涛哥碰了碰拳。

  

“你也是啊,你以后要往传媒方向?”涛哥慰问着。

 

“嗯……这个嘛……可能还是计算机……”我无奈晃头,苦笑连连。

 

这半年,真是发生太多事了。

 

   “啊?还是计算机啊?我记得你不是喜欢传媒吗?”涛哥惊讶程度不亚于“我听到洪鹏交到女友”消息的时候。

 

   “说来话长吧……”坐在后排的我,看了看坐在前排、正乐颠颠地和身边人聊天的宋竹鹃,对涛哥说:“我就是觉得……计算机工作更好找一点儿吧,也能更稳定一些。”

 

   “啊……这样啊!那你……呵呵……那你不应该退出试验班啊!”涛哥提到了我记忆里最不愿意追溯的部分。

 

    因为“退出试验班”这件事,当我制定“计算机猎杀计划”那一刻开始,我就发现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因为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原点。或者说,甚至退到了原点之后,因为普通班的保研率真是比试验班低太多了……也因此,我根本不敢把“我重新选择了计算机”这件事告诉我爸妈,否则她们一定会气昏过去的。

 

   “也没办法……我也是这学期才决定的。”我的表情好僵硬,似笑非笑。

 

   “我觉得,我们这种高考专业选错的人好纠结啊!”涛哥发表总结性陈词。

 

   “……哈哈,反正,只要得到了真正重视的东西,也就没有遗憾吧……”我视线的焦点再次汇聚到那个天使一样的身影。

 

     如果真能得到,呵,专业喜不喜欢又有什么关系……

 

“那样的话,我的人生就已经非常非常成功了……”

 

我莞尔。

网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