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 网 互 联 www.68idc.cn

一零六、比任何人都要喜欢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时间:2015-10-09 05:43
“嘿。” 看着小黑的脸,我苦笑了一声。 业务短信。是每逢节假日都会发来节日祝福或者搞笑语录的一项业务。 “想也知道,她怎么可能会主动给我发短信呢……”心中涌起一阵淡淡的悲凉,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 “早知道这样,我在初中、高中的时候就应该

  “嘿。”

 

看着小黑的脸,我苦笑了一声。

 

业务短信。是每逢节假日都会发来节日祝福或者搞笑语录的一项业务。

 

“想也知道,她怎么可能会主动给我发短信呢……”心中涌起一阵淡淡的悲凉,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

 

“早知道这样,我在初中、高中的时候就应该学习一些追女孩子的经验,或者谈一次恋爱才对,这样成功率应该会高很多的,”我烧坏的脑袋开始胡思乱想,“但是,我可能也因此根本不会遇到她……”

 

 今天的业务短信还真是很搞笑呢。

 

 嗯,就这么办。

 

“今天早上我在三教二楼的楼梯看到你了,还拍你的书包,怎么没理我?”我在转发的搞笑短信后面,加上堵在胸口、几乎让我窒息的问号。鉴于前面的愚人节祝福的短信非常有趣,想必再怎么说她也不至于感到反感。

 

“反正情况已经遭的不能再遭了,即使不回短信也是一个样。”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确认字和标点正确无误后,按下发送键。

 

  “……”我将手机塞进兜里,用力抬起头,希望老师的喋喋不休能帮助我分散一丝焦躁。

 

    座位的前排,祥子正在木头人似的看着黑板,不是听得完全入神就是根本没在听,“风云社”的广宇似乎在和新交的女友发着情话绵绵的短信,班长黄锐在听课和玩儿手机的两个进程中切换,“技术帝”秀秀则是无视老师讲解的计算机组成原理的内容,拿着一本书名为《CSS禅意花园》的书在啃。视线所及之处,只有坐在第一、二排的女学霸们精力旺盛地跟随老师的步伐。

 

  “嗡嗡……”我插在兜里的右手微微震动。

 

    心中一阵雀跃。

 

  “千万别告诉我不是她……”我居然白痴似地祈祷起来,下了好大决心才缓缓拿起手机,希望愚人节玩笑到此为止就好。

 

    没有意外,是宋竹鹃。

 

   “节日快乐啊,今天早上困死了,昨晚睡得很晚,整个早上都没精神……”

 

    其实看到这儿的时候,我就已经完全原谅她了,也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后面的内容却让我陷入了无尽的困顿。

 

   “不过我今天没走楼梯啊,我乘的电梯好不好。”

 

   她这样回复。

 

“啊?!……”我无节奏地眨着眼睛,之前厚厚一层的沮丧被一阵惊异的狂风吹得四散。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愚人节的无聊玩笑吗?

 

想了半天,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已经心情大好的我绝不能放过这个因祸得福的聊天机会,连忙回复:“肯定是你,我不会认错的,不过不重要了。我最近新完成了一部短片作品,想拿给你看看~~

 

“好啊,很期待~~”几秒后,她闪回。

 

“终于被我找到切入点了!” 我开心得要命,手舞足蹈。

 

我口中所说的作品,就是上学期和洪渺共同完成的短片《飘往天堂的枫》。虽然技术又粗糙,恐怕爱看小说的她也知道那个纯爱故事,不过这统统不是重点。真正的意义在于,不像吃饭、送花或者看电影等那些几乎每个男生都能做到的事情,“让她看我自己的作品”这件事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可以做得到。

 

这是一份独一无二的心意,无法复制,不会雷同。

 

也因此,她会留有特别的印象。

 

“哈哈,这根本不是什么愚人节的玩笑,而是天大的礼物啊!”我完全听不进课,望着绿意渐浓的窗外景色陷入了浪漫的憧憬。

 

礼物似乎还没派送完毕。

 

第二节课汇编语言,计算机系要转战三教。

 

我在三教的出口处,注定似地遇到了正在往外走的宋竹鹃。

 

“早晨干嘛不理我!”我向迎面走过来的她挥挥手。

 

“我真、真坐的电梯啊!不骗你!”明明就是穿着同一件紫红色外套的她,很认真地否认。

 

“难道我真的看错?”我第一次质疑我的“面部识别”能力。

 

  下课时段人潮拥挤,我们简单几句外人完全不懂的寒暄后就擦肩而过了。

 

  直到我回头留意到她书包的那一瞬。

 

白色碎花图案。

 

“……等等,早晨我拍了好几下的那个书包是……”我一边重新走在同一段阶梯上,一边努力追忆,“对对对,我就是在这个位置拍她的书包的……然后她就一直那样没反应地走……”

 

突然,我挺住了脚步,站在早上傻呆呆怔住的地方。

 

我……我想起来了!!!!

 

  “噗呲……呵呵呵呵……”我突然一阵傻笑,引得旁边好多上下课的同学好奇侧目。

 

    是粉色的。

 

没错,那个“假宋竹鹃”衣服确实很神奇地是同一款,但书包是粉色的。

 

“天,我怎么会看错呢,我明明有看到她的侧脸啊……”我合不拢嘴地挠着头,感觉自己完全是被捉弄了一样,“哈哈……我怎么把那件事忘记了……”

 

脸盲症。

 

我歪着头,乐滋滋地找个位置坐下,准备认真听第二节课的汇编语言。

 

从远处走来的、穿着完全不同,甚至脸型和走路姿势都根本没有相似之处的人,我都常常会误人成她,更别说高矮胖瘦很像,外套又是同一款的了!

 

我抻了个懒腰,呼吸一大口新鲜空气。

 

“如果哪天我猝死了,这家伙一定得负责……”我苦笑。

 

 满满的幸福。

 

“这个倒是真的,”之后的一个周二,我和二姑翘了半节音乐剧赏析课,傍晚在操场上聊天,“我男朋友也说过,他经常在马路上将其他女生认成我,你应该是真的很喜欢她。”

 

二姑说的很得意。

 

“那还用说,非常喜欢!不过,我怎么觉得她对我忽冷忽热的呢,完全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比如呢?”二姑望着坐在操场边上成双成对的情侣问我。

 

“比如,你看啊,我几乎隔一天就会去她的QQ空间啊,校内网什么的去踩一踩,但她从来都没回踩过!”我嘟着嘴,说:“但是每次见到她,她都很热情啊,还有上周和她吃饭的时候,那种感觉,根本就是情侣聊天啊!”

 

“一个女生你不了解,很可能是她不是很想让你了解……”二姑突然意味深长地说,“很可能,是她不够喜欢你呢。”

 

“其实我最近也想清楚了,我之前的那种想法有问题,”我语气淡然地说,“我之前的心态是是,既想很努力地追,又抱有‘其实她对我也有不错的感觉’这种幻想,因为开始的几次聊天我觉得聊得很好,但现在想想可能是错觉吧。所以,我也没什么顾虑了,有机会我会主动邀请她出来的,你看上次我给她送片子的时候,本来没想到她能同意一起吃午饭的……”

 

“对了,你说说那天怎么回事吧。”

 

在愚人节的奇异经历之后,我和宋竹鹃约定在她做兼职的图书馆给她送去一个装有片子的U盘。我的逻辑是:这和送书的原理一样,一借一还,就是两次接触的机会。因此我很果断地拒绝了在线传给她这种白痴才会采用的方法。(还是有长进的~~~

 

“她还在图书馆做兼职啊……”二姑感叹似的说。

 

“就是啊,你看她既是团支书,又是你们分团委的副部长,又是工院辩论队的,还做课余兼职,多有女强人范儿!”我完全不考虑二姑感受地称赞个没完。

 

“哎呀,你现在啊,看她是怎么都好,”二姑撇着嘴泼我冷水,女生的小心思暴露无遗,“接着说吧,然后怎么就吃饭了呢?”

 

“其实,我给她送去U盘的时候还挺失望的,以为她会非常兴奋或者开心,但她就面无表情地接了过去……”我巨细靡遗地讲述给二姑,好让她从女生的心理进行分析。

 

“接着讲。”二姑看着脚下的塑胶跑道,思忖着。

 

“然后她就继续去摆书了,我就心烦意乱地在图书馆找了本书看。那个时候快11点了,我想来想去觉得很不甘心,就鼓起勇气给她发短信,大意就是说,我们认识也有挺长时间了,但是还没一起吃过饭呢……然后她就回短信啊,答应得还蛮爽快的,就说希望能在公主楼食堂吃,那我当然没问题啦!”

 

“……”二姑还在思考。

 

“过了一会儿,她忙完图书馆里的任务了,她就过来拍拍假装看书、实则激动异常的我,俩人就边走边聊天喽。我就跟她说,你看吉利都把沃尔沃收购了,你们车辆工程专业的的工作肯定更好找了,我又问了问她未来的打算,她说还没想好,聊天气氛挺融洽呢!”我十二分陶醉。

 

“呵呵,她跟你吃晚饭回来还跟我说起了呢,她怕你非要请她吃,就自己快速跑过去把卡刷了……”

 

“是啊,本来都说我要请的了,谁知道她帮我拿完筷子就跑过去刷了,总的来说,还是我自己缺少经验啊!”

 

坦白说,对于这顿饭的任何一个细节,我都珍惜异常,哪怕是拿筷子这种小事,我每次想起来都会有一种暖暖的幸福。

 

“我觉得你还是挺有长进的了,上次那段夜宵也算没白指导。”二姑一个劲儿往自己脸上贴金。

 

“是啊,后来吃饭的时候,我们就不聊就业、发展方向这种沉重的话题了,聊起来漫画什么的,原来她不但喜欢看小说,也喜欢看漫画呢!”对宋竹鹃每一分新的认识,我都欣喜异常。

 

“不过,不是我打击你啊,田中原,你看啊,如果她真对你有意思的话,今天这个U盘她可能就自己还给你了,而不是让我转交。”二姑口中所说的,是宋竹鹃今天“音乐课赏析”没来、让她带给我U盘这件事。

 

“是啊,注定是场异常艰难的长跑呢,咳、咳……”我感叹着,做出痛苦的表情。

 

“所以啊,做好心理准备吧,她可是有很多追求者呢。”

 

“比如?”我竖起耳朵,皱着眉头。

 

“呵呵,比如分团委开会的时候,她坐的位置上有时候就会出现一束花,我们就开玩笑,说今天是追求者几号送的啊之类的……呵呵……”

 

我愣了一下,然后也附和着干笑几声。

 

“那、那她呢?”我顿顿地问,纤弱的语气好像一阵风都能吹散。

 

“呵呵,她就是会挺不好意思啊……所以,你可要特别努力才行。”二姑说话的语气和妈有的一拼。

 

“嗯……是呢……”我望着暮色渐浓的天空,眼前闪现全是这一个半月的极限冲刺的片段,自言自语地说:“是啊……还得更、更、更努力才行……咳、咳、咳……”

 

“你也注意身体啊,追女生可是个力气活啊……”二姑笑着拍我后背。

 

“咳、咳……没事儿,最近觉睡得比较少,还经常做噩梦,可能免疫力有点儿下降……”我紧了紧嗓子,咬咬嘴唇。

 

“我会继续尽可能帮你的,但主要还是看你自己……”二姑握拳鼓励着,让我宽心。

 

“呼……”我纾解一口气,咬紧腮帮,“当然!我肯定不会输给他们的……”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一句很应景的台词,来表达此时热血与压力交织的复杂心情。

 

“我也相信你,也支持……”

 

“你知道为什么我一定不会输吗?”我神秘地笑着,觉得那个表情肯定酷毙了。

 

“为什么?你比所有人都会更努力是吗?”二姑很会洞悉人的心理。

 

“呵呵,这次猜错喽!”我微微摇头,嘴角上扬,仰望着头顶渺远深邃的星空。

 

“I love her more than anyone else in the world.”

     

      因为,我比地球上的任何人都要喜欢她。

 

 

 

 

 

 

 

 

 

 

 

 

 

 


 

 

 

 

 

网友评论
<